亚瑟

【aph米英】有你相伴,纵使轮回无尽

鹿子乌托邦:

   「我们看不到时光的尽头


      


      亦不知它能延伸到多久」


  


    (英第一人称) 


     那时我从梦中醒来。


     那时我看到了一个大男孩,灿金色的短发被阳炎穿透过有一种朦胧的透明感,琉璃色的眸子很蓝,蓝的像我和他之间隔着的海底深处,或者说是氤氲着水汽的晴空。他带着黑色边框的平光眼睛,却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我看见他眸子里的欣喜,以及他轻微的嘴唇的口型,但我听不清楚所发出的音节,仿佛是在说出谁的名字一样,或者说是经久不见的问候。


   


     那时你所说的是什么呢?


     那时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已经是一个大男孩了,而我只是一个忘了一切的孩童。


     他将我拥入怀中,我听见他的双肩微微颤抖。


     脚下是一望无垠的草原,不知为何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即便我探寻所有的记忆,也清楚自己从未来过此处。


     “请问我该怎样称呼你呢,先生?”


    他突如其来的一怔,我睁大了双眸。


     “美/国……若是你愿意的话,叫我阿尔也可以。”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在他的家里住下。他的别墅给我的感觉不是那种冷清的空旷,也不是私心利益的冰冷,走廊暗金色的墙壁上,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一幅幅年代久远的画,像是为谁保留着一样。阿尔,你是在等谁回家吗?


     那个人一定很幸运,因为即便是颠沛流离,仍会有流萤为他提灯照亮回家的路。


     我是谁呢?


     这样快乐的阿尔一定有很多好朋友吧。


     我在阿尔家已经住了两个月了,他蹲下来对我说,


     “亚蒂你身高涨得好快,明明那时我刚见到你才这么高……”


      他说着还用手掌比划了一下,我知道我确实……应该和普通的人类不太一样吧,而且阿尔也不是人类,他是美/利/坚/合/众/国,他是屹立在北美大陆的超级大国。


     然后他摘下眼镜,用手指抹了一下眼角,然后对我莞尔一笑。


     “那个我说……美/国,你没事吧?”


     “只是沙砾进到眼里了而已……没什么事情的哦。”


     我在阿尔家已经住了半年,现在我的头顶已经与他的肩膀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了。那天他穿上了没有什么褶皱的黑色西装,而不是平时随意的飞行夹克或者是连帽卫衣。


     “亚蒂,今天能陪我参加世界会议吗?我想让大家见见你。”


     “嗯……”


     于是他把穿着针织衫的我带去了会场,他拉着我的手,他握得很紧,像是怕我走丢了似的。


     有点痛……是手还是胸口呢?


     今天的阳光很温暖,是七月了吧?阿尔告诉我一年有十二个月份,而他找到我时正好是一月。


     很明显的是来晚了,硕大的会场里几乎座无虚席,除了两个位置。


    “抱歉……hero我去接亚蒂来晚了……”


    有一个长卷发的胡渣男站起来走向我,说实话我很讨厌他的胡子,以及他令人生厌的法/国强调。


     他蹲下来,我能够对视他的双眼,是紫罗兰的烟紫色。他的眸子透出的,和我第一次见到阿尔是大致相同的神情,只是多了一份惆怅。


     “你说——他是英/国?和罗/马还在的那时候也挺像……”


     “法/国,可以不提那些事了吗?”


     胡渣大叔的话语被阿尔打断,那时我清楚的看到阿尔眸子里透明的悲伤,和周围国家们投来的与法/国相似的目光。


     我感到喉中的冰凉,说不出来任何语言,以及血液的腥甜,我的视线模糊得再看不到任何,接着什么都听不见了,最后接踵而至的是意识的无名消散。


     我最后还是听到了阿尔叫了我的名字,即使那不是我的全名。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时,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被子和床单,还有视线不曾离开过我我的阿尔。


     “抱歉亚蒂……答应了要好好保护你的,我食言了……”


     “你曾经有答应过我什么吗?”


     “很久之前了……我们都已经忘记了。”


     现在是我和阿尔认识的第九个月,他那天一言不发,把我拉到了沙发上并打开了液晶电视。


     现在的新闻是有关于国家们以及他们上司之间的恩恩怨怨吧,屏幕里身穿繁琐宫廷长裙的女王的发丝已经灰白,她在轮椅上拿起话筒,


     “我们和美/利/坚/合/众/国的同盟关系早已根深蒂固……我希望美方能够将我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国家意识体亚瑟.柯克兰送回……我将对此致以崇高的敬意。”


     “英/国的女王是如此爱着她的祖国的吗……阿尔你怎么哭了……”


     “亚蒂,我们去英/国吧……你该知道你所遗失而去的了,也该回家了……所有的国家都会赶往伦/敦,大家都会告诉你一切的……”


     阿尔这一次没有狡辩,他承认了他的不坚强,他承认他在哭泣。


     “好。”


     “我亲爱的祖国……欢……欢迎回家……”我真正见到了英/国的女王,她依旧坐在轮椅上,她抱着我轻声啜泣着。但那丝毫不减她的热情。


     “那么还是我来说吧,我是威/尔/士,威廉.柯克兰,你最大的哥哥,”


     他顿了顿,


     “那时候灾难每天重复着,世界随时都有被抹去的危险,同时我们国家也会逝去,人类也即将灭亡……你却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你用记忆的消亡和每次为期一年的轮回换来了这里我们所有国家的永恒……你说你是不是一个笨蛋,明明你从未真正快乐过,曾被压迫,曾被憎恨,世界一直存在着,地球也不停转动着……而你却只得陷入无尽的轮回,死去将会再次进入下一个周目……”


     我的兄长此时也说不下去了,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平静。


     阿尔摘掉了他的德/克/萨/斯/州,冲上来抱住了我,


     “亚蒂,不是hero我不够坚强,只是不愿……再次失去你,要是轮回的是我该有多好……但是只有你才有那个能力受到这样的惩罚……”


     “嗯,别说,我都知道的。”


     我轻轻拍着他微微颤抖的双肩。


     今天是我和阿尔认识的第三百六十五天。


    “阿尔,带我去那片草原吧,我当初见到你的草原。”


     “嗯……”


     现在是第二年的春天,青草并不是那样茂盛,只是黑黄色的泥土被萤绿色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纱雾。阿尔说即使是长到了最茂盛的青草也没有我湖绿色的眸子深邃,我笑着说他琉璃蓝的眸子比我们国/土之间隔着的海洋美丽多了,于是他这样说,


     “hero当然知道啦,hero可是美/利/坚/合/众/国,只是亚瑟……”


     “啊喂,我怎么了?”


     “亚瑟变了,不再和以前一样,不再傲娇了……”


     “阿尔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哎你怎么了啊?”


     我真的没听清他说的什么,我发誓。那时候他依旧是紧紧抱住了我,只不过我会忘记,在下一次轮回中将不再记得。


     “亚瑟……让我再这样拥抱你,好么?”


     “……”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以沉默应答。


     他的泪水滴洒,我以为是下雨了。


     呐,上帝,你能让我沉浸在这忌廉的梦中吗?哪怕只是一天,哪怕只是幻想。


     我将忘却,而你将会记得。


     今天是我和阿尔认识的第一天。


     我从梦中醒来。


     “亚瑟hero一直在等着你哦,无论你是否记得。”


     一个男孩紧紧拥抱着我。


    这个有着琉璃蓝色眸子和灿金色短发的大男孩是谁呢?我想不起来。


     只是有一种亲切感,一种终于找到了家的归属感。


     有你相伴,纵使轮回无尽。


   「时光没有尽头


    守望却直至亘古永恒」


    end.


      

评论

热度(5)

  1. 亚瑟鹿子乌托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