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

【米英】所以,你愿与我一起坠入爱河吗?◇前篇

终南初相见:

来自 @平胸大佬 妹子的点梗,写成了有点养成系的感觉。


黑桃KQ的PARO,祝食用愉快!




【米英】所以,你愿与我一起坠入爱河吗?◇后篇




文/与一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需要一位王后。


今年他已经20岁,登上王位也有接近十年的时间,但一直必须与国王同时出现的王后,却始终没有出现。按理,国王会被鼓励去与他人恋爱,在成年以后,这位国王心爱的人就会与国王一起登上后位,成为保卫这个国家的矛和盾。


但非常令人的遗憾的,就是这一代的黑桃国王,并未与任何人坠入爱河。他似乎无法对任何人产生恋爱的感情,这让大臣们都极为焦急。在等待了数年后,在国王已经成年的现在,终于有大臣按捺不住,向他们贤明的王提出了一个建议。


“假如您现在暂时无法寻到心爱之人,您就先选择一位王后吧。毕竟,您也不一定非要与这位王后一起共度一生不可。”


阿尔弗雷德明白他的话。


王后——虽说是一国之母,也必须作为国家的表率和矛与盾守卫国家,却不一定必须成为国王的爱人不可,说到底,那可以只是一种职位和身份,但可以不是枕边人。


他忖量了许久。虽王室允许这样的意外,前代却没有任何一位王后不是国王的心爱之人,也许这样的先河一开,会有不好的影响出现,这对于国家而言不是什么好事。国民需要一位贤明的王,同样也需要一位能与国王并肩的王后。对于期望着这个国家光明未来的人民而言,这位王后的存在,实在是至关重要。


而他,却没有任何把握,真心的去爱上某个人。


共事是一回事,但相爱又是另一回事。


“任何的传世爱情,都是从相遇开始的哦?”


国师的一言让他下定了决心。


他实在是太过忙碌,于是便将选择一位出色的王后的重任交给了国师。国师是他的挚友,也是辅佐他多年颇为忠心的臣子。国王将国内的事情交待给国师,马不停蹄地去了北方。


待他再回来,就是五个月以后的事了。他无比疲惫的脱下礼服,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泡个澡上床睡觉。他总有那么多的事,如果能有个人与他分担一下的话,他也不会这样累了。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外套扔在地上。


踏进浴池,阿尔弗雷德闭上了眼睛。明天还有国民演讲,即使再困倦也不能马上去睡觉,书稿虽是国师亲笔,但也必须亲自过目,变成他自己的话才行。他喃喃的回忆着刚刚看过的稿子,发现自己的脑子几乎已经转不动了。或许要去睡一个小时才行,阿尔弗雷德做出了这个决定,放松肩膀靠在浴池边。


“您需要我帮您复习一遍吗?这是给您泡好的奶茶,能让您的精神好一些。”


阿尔弗雷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差点跌到水里去。他忙不迭地回头看了一眼,但令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是,就是这一眼,变成了无法忘怀的开始。


是个少年——或许说是个孩子更恰当,正坐在离浴池不远的一旁抱膝歪着头看他,一双猫眼石一眼的绿眸也闪烁着明亮的光。那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即使是这样随意的姿势,也能看得出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一举一动都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但他是谁?


少年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站起来朝他行了一礼,极为正式的下拜:“我是亚瑟·柯克兰,您的王后。国师说您回来了,我决心先来看看您。”


说着一边走过来,递过那杯稍微有些烫的奶茶。


阿尔弗雷德没有一次如此庆幸过这池子里的水是奶白色的。他定了定神,朝少年露出笑容:“亚瑟,我在入浴的时候并不喜欢有人在旁边服侍,如果你想见我,完全可以在书房等我。即使不去卧室,我也一定会去书房——毕竟我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做完。”


阿尔弗雷德看到少年保持着那个跪坐的姿势,静静的垂下眼睛:“是我冒昧了。如果您要惩罚我,我不会有怨言的。这杯奶茶放在这儿,您若是还有什么事,就请呼唤我,我会在门外等您的。那么,我先告辞了。”


说着又是一礼。


看着少年离去,身影消失在门后,阿尔弗雷德从浴池里跳出来,随手施了个呼唤魔法,他感觉自己必须与国师好好谈谈。


他穿好衣服,走进书房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国师正在那里等他。


“耀,我确实说过我需要一个王后,但是那个少年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你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如果是非自愿的普通人,你马上把他给我送回去!”


“您是觉得他不够漂亮吗?”


国师好整以暇地看着像是快要发火的国王,如此问到。


阿尔弗雷德愣了愣,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脾气:“他非常漂亮,他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少年,说是我见过的所有人里最漂亮的也不为过……耀,你不要随意曲解我的意思,以他现在的年纪,他无法成为一个真正能对这个国家负责的王后的。还有,你究竟从哪里找来的这个孩子?”


“您的问题太多了,我一个个回答。他是柯克兰公爵的第四子,至于年龄,如您所言,他刚刚满十岁,但如果您觉得是因为他的年龄让您无法好好正视他的话,我可以向您保证,他超凡绝伦的智慧不会因为是这个年纪输给您,他必定会成为黑桃国最出色的王后。”


国师顿了顿道:“他必定,会成为这个国家最锐利的矛,最坚固的盾,会成为保护您最出色的存在。”


阿尔弗雷德皱眉。他说:“不要让一个孩子去做什么矛和盾,他应该享受的是愉快的生活——还有,他是怎么来的?”


“他……”


“说清楚。”


“他向我推荐自己。其中缘由,我并不清楚,但是王后陛下说,如果是您,他愿意成为您的矛和盾。请您千万不要小视王后陛下,即使是不满我的决定,也请您与他相处一段时间。最后,是我个人的断言,作为柯克兰家族的一员,他必定不会让您失望。”


阿尔弗雷德觉得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柯克兰家是黑桃国的开国元勋,向国家做出的要求就是永不参政,他们家族代代都是伟大的神官……怎么这回倒是有人想入仕了?”


“您不明白。”


“我怎么又……?”


“您之后会明白的。算是我对您的请求,请您给他一年的时间陪伴您,到时您再不满意,再让他离开也不迟。”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他说:“耀,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


“这个国家,是以眼睛来区分实力的强弱的。您看到他的眼睛了吗?——再加上,这仅仅是我的预感罢了,我认为您做不到的事,他可以做到,他会帮您做到。”


甚至,会变成真正能陪伴你的一生的,唯一王后。


“您会明白的。”


国师最后这样回答。


“这是我作为弟弟的疑问罢了,你不想回答也无所谓……你是觉得我有恋童癖吗?”


国王陛下眼神古怪的看向自己的兄长。


国师大人脸上一僵:“……倒是没有,但是我认为王后陛下现在已经有这样的风采,长大以后肯定会更加的风姿烈烈的。”


“你果然觉得我是恋童癖?”


“陛下多虑了。”


“你的眼神别躲啊!”


“这么晚了,您也该休息了,臣下告退。”


“果然是心虚了吗!给我站住!!”


这次谈话也就不了了之。


也许真的是个不错的少年,稍加培养真的能成为国家的助力。毕竟被国师那样夸奖过的的人,也屈指可数。


就一年吧。阿尔弗雷德想。


一年的时间,不长却也不算短。


这看上去是对亚瑟的考验,实际上是对他的考验也说不定。一年之内,能将这么出色的素材打磨到何种程度,也对他来说是个相当大的挑战。


“陛下,您走神了。”


少年清亮而软糯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抱歉……亚瑟,国民演讲的稿子再给我看一看。下午一点的演讲,过一会儿我就该去准备了。”


说着把手伸了出去。


但他手心里接到的不是柔软的纸张,而是一颗糖。


亚瑟用那双绿宝石一般的眼睛看着他:“您吃颗糖,我说给您听。吃糖的时候,记忆力会变好的。”


阿尔弗雷德半信半疑的把糖放进嘴里,发现这颗糖是草莓味的。


少年清了清嗓子,向他娓娓道来。


如同清风一般温柔的声音。


“……陛下,这里您需要注意的是如何向国民传达一种充满信心的感觉,同时又不要太浮夸地表现出力道。”


“……这里,您可以试着笑一笑,国民是非常敬爱您的,您的笑容会给他们莫大的勇气。”


少年站在他身前,像是一道优美的风景。他看着他,不由得开口了。


“亚瑟。”


少年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注视他:“您有什么问题吗?”


阿尔弗雷德顿了顿问到:“你喜欢我吗?”


少年像是受到了惊吓,他的肩膀缩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他故作镇定地反问道:“您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啊……不,我随口问的。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直播室了。亚瑟,辛苦你了。”


阿尔弗雷德站起来,他的王后十分适时地将他的外套递了过来。


阿尔弗雷德看他低着头,心里突然有些话浮现起来。他伸手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发,把他抱进怀里,接着对这个少年说:“亚瑟,很抱歉让你承担这样的责任。你本来应该是自由的,不应该被这样的琐事束缚。即使是在我面前,也不需要太过拘谨,我不会责备你。人都不是完美的,你做你自己就好。你是王后,这件事不会因为任何改变分毫。”


说完,在他的发顶轻轻落了一吻。接着对他说:“我走了。”


亚瑟目送他大步离去,对着他的背影低低地回应:“一路顺风。祝您武运昌隆。”


国王不明白的事确实有很多。


比如为什么花园里会长出蓝色的花,又比如影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再比如,他的王后,是真心的爱慕着他。


在这个国家,仰慕着国王陛下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反倒是不爱这位贤明的王才是最奇怪的。


但亚瑟想,他与他们,大概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是想成为唯一能与对方并肩的人,无论是何时、何地、何种境遇,都是最坚定的站在他身边,支持他的人。


他也很清楚,国王并不对任何人抱有特别的感情。亚瑟为这样的认知感到深深的痛楚,这份仅对国王一人的爱慕,极有可能永远无法得到回应。


可是他还是来了。他进入了这个王室,不顾家人的反对,走到了这个地方。


即使他看起来再聪明伶俐,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真正的少年。独自一人的恐惧,让他在无人之处哭泣过不知多少次。


亚瑟本以为,今天也会被国王陛下以某些理由撇在一边,但他却给了他安慰。


一个温暖的拥抱,和一个温柔的吻。


似乎,有些得偿所愿的感觉。


亚瑟不可自抑地感觉到了开心。他在书房里转了几个圈子,觉得应该把这件事记在自己的小册子里。


他从空中凭空一抓,一只模样精致的笔就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接着他坐下来开始写东西。


“国王陛下是一位十分温柔的绅士,今天得到了他的拥抱和一个吻。”


他这样写着,咬住了笔。


国王陛下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你喜欢我吗?


“他还问我是不是喜欢他。我不明白这句话代表什么,只是觉得他像是在怀疑……不,也许更像是在确认什么。”


亚瑟想起了那关于国王不会爱上任何人的传言。说不受挫那是假的,但这也不能成为退缩的理由。他继续写到:


“我不知道我能为他做什么,但如果我能做到的,我一定要尽力去做。我也希望,他能好好的。”


写到这里,他觉得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写的了,于是他挥挥手,那本小册子和那只笔就消失在了桌子上。


我是喜欢您的。


亚瑟在心里默念。


我非常的憧憬、非常的仰慕您。


似乎现在没有什么别的事需要处理,亚瑟便去了他在这王宫最喜欢的地方。


是这个国家里被称为奇迹的空中花园。听说是先代王后亲手培育,为此付出了许多的心血,先代的王和王后去世以后,历代的国王一直以魔力保护着这片奇迹般的美丽风景。


他以前曾经来过这里。


他与带他来到这里的人做过一个约定。他对那个人说,我会让你看到比这更美丽,也更独一无二的风景。


那个人是他的王。


亚瑟坐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这个花园的天顶是魔力的屏障,繁复的纹样若隐若现的闪烁,在这个被国王的魔力充满的空间里,可以感觉到属于他的包容和温暖。


太阳的光暖暖的撒在地上,亚瑟忽然觉得困了。他倚在树边,睡起了午觉。


不知过了多久,亚瑟听到耳边响起了温柔的声音。


“你醒了?”


他反射性的想站起来行礼,国王却伸手过去摸摸他的头:“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你是王后,不需要这样拘谨。你是与我平起平坐的。”


亚瑟低着头,他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事情。不去迎接演讲回来的国王,也没有帮助国王处理政事,倒在这里睡觉,他心里有些害怕,只能低头掩饰自己的慌张。


“亚瑟。”


阿尔弗雷德把手里的文件放在小王后怀里,接着把他的小王后抱起来:“我们去散散步吧。”


亚瑟被他抱着,僵硬得不敢动。他的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僵持了两分钟,他的肩膀就开始痛了。


“抱着我的脖子。”


亚瑟把自己整个人缩在他的胸膛里,害羞无法说话。


“亚瑟,我听耀说,你是柯克兰家至今唯一的王后。家里有人苛责你吗?”


“……没有。”


“你今后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是我,你如果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们今后要怎么共处下去呢?”


亚瑟咬住嘴唇,让自己勇敢一些。


“我没有受委屈,国王陛下。我的家族有一条古老的家规,就是自己选择的路必定要自己去走,我选择了成为王后,所以也请您相信我,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国王静静的看着他,数秒过后,他叹了口气。


“宝贝,你该有些这个年龄的天真活泼。无论你受到了怎样的教育,那都是对大人的,你应该自由自在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可以试着向我倾诉,不必一切都窝在心里。或许有什么人对你说过,做王后要如何如何,要冷静,要稳重,要一切以国家为重。但这并不一定都是对的,因为你也是一个普通人,也会有情绪。不说出来,谁也不知道你在经历怎样的时刻,感受着怎样的苦楚。”


“我会说的。”


过了半晌,小王后的声音闷闷的传来。


“您也要答应我,请相信我。您有痛苦的时候,也要告诉我。”


“我答应你。我们去吃晚饭吧。”


“您能把我放下来吗?”


“有什么关系吗?”


“……您觉得好就行。”


“不开心吗?”


“没有。”


“不想让我抱着?”


“只是……害羞。”


阿尔弗雷德控制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这个宝贝,真是太可爱了。


前篇 完


TBC

评论

热度(252)

  1. 亚瑟终南初相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