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

【米英】所以,你愿与我一起坠入爱河吗?◇后篇

终南初相见:

依旧是 @平胸大佬 妹子的点梗,后篇来啦!


黑桃KQPARO。


没完,还有一个番外。


食用愉快!




【米英】所以,你愿与我一起坠入爱河吗?◇前篇




文/与一




阿尔弗雷德越与他相处,便越感惊叹。这个少年,有着超越成人的缜密心思和成熟的考量,无论如何看,他都绝不是一个会辜负王后之名的人。


可是,越觉得他沉稳机智,就会越觉得孩子那一面的他纯真得不似真实存在,仿佛落入凡间的天使。


阿尔弗雷德想起他与亚瑟相处的这段时间发生的趣事,就止不住笑意。


亚瑟喜欢各种各样的小动物,看到侍女和夫人们养的小猫小狗就挪不动步子,混在一大堆毛茸茸的团子里倒显得他更像个洋娃娃。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溜去空中花园,偶尔身后会跟着一长串毛团。阿尔弗雷德也不点破空中花园是个神圣之所,如果亚瑟觉得开心,他自然也是无所谓的。


他怕虫子,一切的虫子都害怕。一旦发现自己周围有虫子的踪迹,就能吓得浑身僵硬,但是偏偏不肯示弱的站在原地,理由是“王后怎么可以害怕虫子”,他去拉他的手的时候才发现手心里全是冷汗,不由得觉得又好笑又心疼。


说不期待,那是谎话。


期待什么?


当然是小王后长大以后的样子。


他所见过的每一位柯克兰的族人,都有着令人无法移开目光的美丽。所以他想,他的小王后,也会长成这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俊秀。


阿尔弗雷德依旧每日都很忙碌,但有了亚瑟,他的忙碌似乎没有以前那样令人烦躁和焦虑了。他回到王宫,能看到小小的少年站在台阶上,等待着他的归来。


但即使是有了亚瑟这样聪明伶俐的助力,他也不愿将过多的事务交给他。在阿尔弗雷德的认知里,亚瑟还是个孩子,他认为他应该在这个年纪体会到的是开心和无忧无虑,不是什么政事之类的东西。


直到某一日,他坐在王宫的台阶上看星星。那时正是深夜,黑桃国仿佛跟随着国民们也进入了梦乡,沉寂而深黑的夜晚,让他能对着天上明亮的星星陷入思绪之中。


一天的政务让他倍感困倦,可高强度的工作又令他落进难以言说的亢奋之中,他非常想立刻就投奔睡梦的怀抱,但脑子抽疼,他放弃了躺到床上的想法,坐在这里看星星。


“您会着凉的。”


身后传来温软的声音,接着一件大衣披在了他身上。


阿尔弗雷德回头,看见小王后穿着一件垂耳兔一样的毛绒睡衣,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眼睛里都是担心。


那眼神,似乎能抚慰一切的伤痛,为他带来奇迹般的救赎。那水晶一般的双眸里,印照的全是他的身影。


大概,这就是他的良药。


“亚瑟。”


国王招了招手,让他的王后靠近一些。他把他揽进怀里:“宝贝,你不睡觉,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多日的相处,让亚瑟不再对这样的亲密接触感到紧张。他环过他的脖子,低声说到:“我听说您有时会因为劳累过度睡不着觉。我今天有好好睡觉的,我九点就已经睡着了——我刚刚醒过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难过。斯黛拉小姐说您一直没有回去休息,我决心过来看看……您真的在这儿。”


说着,他又充满担忧地凝视着他:“您不舒服吗?”


阿尔弗雷德觉得心里被注入一股暖流。他把这个宝贝搂得更紧了一些,对他柔声安慰道:“不,没事的。我只是想在这看看星星,马上就去睡了。”


阿尔弗雷德站起来,把亚瑟抱在怀里。他走到寝宫跟前,看见了在那儿等待亚瑟的贴身侍女,但没等他开口,亚瑟的声音就抢先一步响了起来:“斯黛拉小姐,明天麻烦您八点的时候来这儿等我。对不起,让您在这么冷的夜晚等了我这么久。”


那位优雅的侍女长听到这段话,向王后表示不用在意,微笑着朝他们行了一礼,退下了。


阿尔弗雷德听闻有些惊讶:“亚瑟,你要跟我一起睡吗?”


少年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我帮您治疗一下您的头痛。到您不再头疼为止,我会一直陪着您的。”


那是阿尔弗雷德第一次感受到亚瑟的魔力。魔法是一种隐藏得极深却又极容易表露在外的东西,阿尔弗雷德觉得,亚瑟的魔力,如同他这个人一样纯净又温暖。


在亚瑟的舒缓和引导之下,他很快就睡着了。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的是,他得到了小王后的一个吻。那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像是晚安吻一样平常,又像是充满了倾慕一样小心。


亚瑟轻轻地道:“祝您好梦。”


等到第二天阿尔弗雷德醒来,他看到旁边鼓起一团。他纳闷的掀开被子,发现身边像是睡了一只小小的兔子,那只兔子蜷缩在被子的一角,似乎对突然入侵的冷空气感到不满,嘟囔了一声转了个身又睡了过去。这令他不禁失笑。他把那只兔子裹好,然后连带着被子一起抱住:“起床了,亚瑟?”


“斯黛拉小姐,请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兔子伸手揉了揉眼睛,小声的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看来已经睡迷糊了。


阿尔弗雷德轻轻把他放下,让守在门外的侍女长拿来亚瑟的衣服。在向侍女长仔细地询问过如何穿上这些精致又繁复的礼服,他拒绝了侍女长提供帮助的好意。接着他看了看时间,返回床上决心让亚瑟再睡一会儿。


孩子总是希望多睡一会儿的,国王这样想着。离他召见大臣也还有一段时间,无事可做的国王陛下端详起了还在睡梦中的小王后。


亚瑟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在醒着的时候,那双闪亮的绿眸能夺去他所有的注意,宜嗔宜喜全都能将情绪投射进他的眼睛。仿佛,他的双眸里饱含了一个世界。而那双绚丽的眸子闭上的现在,才让他能仔细看清这个孩子的容颜。


即便是见过许多姿容秀丽的人的国王,觉得亚瑟大概也是其中不可被忽视的存在。虽然年纪还小,性格乖巧又不会随意吐露自己的意见,但阿尔弗雷德却隐隐觉得,若是他真的浮现出生气或是悲伤的表情来,说不定会比现在动人许多倍。


——但是,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忍心让他心怀痛楚呢?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


成为王后,比亚瑟想的要更加的辛苦。他的礼仪、容颜以及家世让任何人都无法反驳,但对亚瑟自己而言,将会有更多的考验等待着他,亚瑟在面对这些考验时会有怎样的心态也是颇让他担心的问题。


你怎么就这么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这样艰难的路呢?


国王无声地在心里提出了这个问题。


本来应该是备受宠爱,无忧无虑地长大的孩子,却自己跳进了这充满荆棘的路。他的心会被划伤,他的手也会布满伤痕,他成长的道路会被大大的改写,变得再也无法回头。阿尔弗雷德觉得越是贴近他,便越觉得心痛。


你不该进入这偌大的宫殿,不该选择这么困难的路。


“亚瑟……”


该怎么保护你才好?要怎么才能让你不受伤害?


没想到,他这声低低的呼唤,竟然让亚瑟睁开了眼睛。


亚瑟像是还没睡醒,正想抬起手揉揉眼睛,却被阿尔弗雷德的这姿势吓了一跳,镇定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确实没看错,国王的身体笼罩在他的上方,在他的脸上投下一层阴影。


他的王,脸上有着让人看不清的表情,明明是隐藏在黑暗里,亚瑟却觉得没有由来地一阵心里发紧。他费劲的从被窝里伸出手,摸了摸国王的脸颊,像是在问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这样不开心。


“亚瑟,”阿尔弗雷德斟酌了一下言语:“宝贝,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来到我身边吗?”


亚瑟又被这个问题问呆了一瞬。他眨了眨眼:“您的问题,我不明白。”


“因为你会遇到很多的难题,在面对这些难题的时候会有许多随之而来的痛苦……你知道吗亚瑟,成为王后,是荣耀,也是无尽的绝望。”


阿尔弗雷德发现亚瑟的眸闪过一丝光芒。没来得及让他细想这光是什么意思,亚瑟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您是在担心我吗?”


他发现自己很难在这双绿眸面前说谎。于是他点头,表示确实就是这样。


“我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亚瑟把手握成拳,垫在下巴下,像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陛下,我的成长会遇到难题,难题却也并不是成为王后之后的专属,任何人在长大的过程中都会面临一些问题,无论是怎样的解决方法,跨越过后,人才能更成长一步。”


“成为王后的路会更艰难,你会越加感觉到痛苦的。”


“我知道。”


亚瑟忽的扬起一个笑容:“如果只是困难,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如果,您是在担心我,我想告诉您一件事情。”


阿尔弗雷德发现,少年的手握着他的手,他指尖的心跳透过柔软的手指传到他的皮肤上。少年仰着头,无比认真的对他说到:“我并不脆弱。我的年纪尚小,这不是我会哭泣我会退缩逃避的理由。我的心比您想象的要更坚强。”


少年的话,有一些被藏在心底。


——我起誓过,我会变成您最锋利的矛和最坚固的盾。因为我比任何人,都要爱着您。


阿尔弗雷德发现他在笑。


像是一种,发自心底的真诚,毫无疑惑,也并无动摇。


他忽然无可抑制地心动。


亚瑟又说:“您不会孤独。您走到今天所体会到的难过和绝望,我绝对不再让它发生,一次也不会。”


阿尔弗雷德想问,你怎么知道我用什么样的心情走到现在?


那是被说中心事之后,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酸楚。亚瑟对他立下誓言,这简单的话滋润了他几乎就要干涸的宇宙。


成为国王对一个人来说究竟代表了什么?被人敬仰?存在本身就是光明?或许在别人看来是这样的。但并不是,应该说不仅仅只有这些好事。对于阿尔弗雷德而言,是被拔掉翅膀,剥夺属于他自己的自由。责任让他强迫自己,若要说不快乐不尽然,但快乐的时间,比起担忧和紧张而言少了许多。


他不想拥有一位皇后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并不合适去被人爱,也不会去爱人。这个国家,无论如何都比个人的感情来说更重要,面对国家大义和私人感情放在一个秤盘里衡量时,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国家。


他下意识的觉得,去爱人等同于会辜负那个人。


可亚瑟,对他做出了这样的承诺。


“谢谢你。”


他只能做出这样的回应。他的嗓子干得不像话,他想,可能是因为心脏跳得太厉害,让他所有的思考都随着这样的鼓动消失了。


等阿尔弗雷德猛然醒悟过来的时候,他发觉自己似乎已经离不开这个少年了。他好像对他有了一些不舍,以及一些别的感情。


“你让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对你告白,替你说出你想说的话,你这个国王真是……没救了。”国师听他说了这件事后,朝天翻了一个白眼:“你从我认识你的时候就是胆小鬼,现在都过了多久了,还是没变?亚瑟可是唯一能对你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你要再退缩,他就要离你而去了。”


国师想,做一个王后,确实比亚瑟自己想的要困难得多。


除开前路漫漫云云这样的原因,他还需要面对一个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感情的国王。


这才是真正的前路漫漫啊。


国师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看着魂不守舍的国王,决心推他一把。


“王上,苹果还是香蕉?”


“苹果。”


“茶还是咖啡?”


“咖啡。”


“猫还是狗?”


“狗。”


“亚瑟或者亚瑟?”


“亚瑟。”


“结婚还是结婚?”


“结婚。”


“……”


“……”


国师悠然的搁下杯子,无视那个正在瞪着他的国王。


“亚瑟才十岁啊?你是真的觉得我有恋童癖吗?!”


“王上,您可以等他成年。您是不是傻?”


“那还有八年!”


“遏制一下您脑子里的那些不洁幻想,好好想想怎么养成您理想的王后才是正经事。”国师又抿了一口茶:“按照王后陛下这样惊人的学习速度,再过两三年,他就能完全掌握时空魔法了,或许能有什么契机能让您见到成年后的他呢……您可以好好考虑考虑。以及,您要是有空在这儿瞪我,倒不如先去同王后陛下告白。他可是最喜欢您了。”


国王陛下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实弄得浑身一激灵。


“……哈?”


“您那时不在王宫里。您也知道的,这个国家大贵族们的子孙们实际上都有成为王后的资质。这一代的国王其实是个冷血的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爱人——诸位贵族们虽然都非常敬重您,这样的传闻却让他们的孩子却没有一个愿意冒险。假如是一个得不到国王挚爱的王后,这将成为怎样的笑柄,会让整个家族蒙羞。可是唯独只有王后陛下问了我一个问题,‘国王陛下爱笑吗?’我答,是的。王后陛下便露出了一个笑容,说,请您带我去王宫,我要成为王后。我遵照您的意思,同他谈过,他却说您是个温柔的人。想来,他以前曾与您见过面吧,那样笃定的认为您是一个好人,是一个温柔的人……您去哪儿?”


“秘密!”


国师看着跑出庭院的国王,慢悠悠的捻起一块糕点。


看来,有答案了。


大概过不了多久,黑桃国新一任的王后,就将诞生。八年嘛,不着急。磨一磨国王陛下的性子也是好的。


对了,好像还忘了同王上转达王后陛下的话了。


王后陛下亲口对王上说总比他说要好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毫无悔意的国师和第一骑士大人,喝光茶杯里最后一口茶,站了起来。


要忙起来咯。


 


后篇 完


FIN.



评论

热度(217)

  1. 亚瑟终南初相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