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

【米英】Deprave

南宮柳依:

梗出自米英梗產生器。


魔王米x吸血鬼英at黑桃王宮


*本文算R15(個人判斷啦...),請注意


黑夜中的黑桃王國舊王宮有著那麼一點詭異感,銀色的月光灑在上頭更替它添上了幾絲恐怖。踏入從前的禁門,明明是早已荒廢多年的城堡,王家玫瑰園裡卻像是有人細心照顧般綻放著黯紅色的花朵,在滿月的照射下散發著不可思議的色彩。一陣春天的晚風拂過花朵的頂稍,帶起的不是該有的甜美香氣,卻是滿園淡淡的鐵鏽味。


「身為吸血鬼,卻種了整園碰不了的花嗎?」魔界的統治者,阿爾弗雷德在迷宮邊外悄悄收下翅膀降落,走進花園環視著邊說。「真是惡趣味呢,亞瑟。」熟門熟路拐過花園迷宮的最後一個彎,他對著眼前人笑了笑。迷宮終點宛如為了此刻而準備的舞台,寬廣的草坪中央有個偌大的水池,池子正中央矗立著一個純白色的亭子。孤立於水上,沒有任何途徑可以抵達。


「要你管。」站在亭內的男子翻了個白眼回答,要不是礙於對方身分又有求於人,他實在不太想搭理這個每晚不請自來的訪客。


回話的正是魔王口中親暱叫著的"亞瑟",一身標準王公貴族的打扮站在中心的小亭子中看著來人。貼身的襯衫與西裝背心襯出他略微削瘦的身軀,在他蒼白的臉龐襯出的血紅唇瓣間,異於常人尖銳的虎牙顯示著他的身分。


「tea?coffee?chocolate?」阿爾弗雷德無視池水造成的阻礙,毫不費力地蹬進亭中,在亞瑟抽搐著嘴角注視下直接拉過椅子就在茶桌旁坐下。「別露出這種表情嘛,今天我可是帶了點拜訪的禮物喔?」


亞瑟沒有答話,沉默地將茶葉倒入茶壺中,他的動作流暢而富韻律,精準而無一絲失誤,阿爾弗雷德總喜歡靜靜看著備製紅茶的他。直到他把玻璃沙漏倒過來開始計時,阿爾弗雷德才結束例行盯著人家泡茶的舉動,而亞瑟也才開啟他的金口。


「那麼,你帶了什麼鬼東西來?拿出來看看吧。」亞瑟坐下,將下顎放到支在桌面的手上,一臉百般無聊地問。


「亞瑟,我和你說過很多次了,對魔王說話客氣點。」阿爾試圖想教他一些魔界的禮節,比如說對他這個站在惡魔族頂端的男人該有的說話態度。


「誰理你啊,反正你們惡魔從來不把我們吸血鬼種族看在眼裡。」他從他踏進亭子就沒有一刻眼神是在他身上,坐下後亞瑟的眼從剛剛開始就定在庭園的玫瑰上。


「那是因為你們也和人類一樣有靈魂,你們和齷齪的人類差異只是肉體上有所不同而已。」他鄙夷的口吻成功讓亞瑟轉過臉不悅地瞪著他,同時也讓亞瑟幾乎想一掌搧過去,「只要有靈魂,你們就是我們惡魔的獵物,」阿爾微笑,補充「之一。」


「...噁心至極。這就是魔界作客的禮貌?」他面露彷彿看到一具滿是蒼蠅飛舞的腐屍的表情一邊反擊著,一邊將煮好的茶湯注入放在桌上的兩人份杯中。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他故意拉長尾音,「我帶的東西,如果你不要的話我也......」


「交出來。」亞瑟用放有杯子的茶碟直戳向阿爾的臉,雖然因為有眼鏡的阻擋而沒真正刺進他的臉龐,但茶的熱氣依然薰騰了鏡片,懶得拆下眼鏡擦拭讓阿爾有幾秒的時間看不見任何東西。


「用身體來換如何?你們這自以為高尚的種族,我挺想看你們下跪求饒的樣子啊。」恢復視野,他勢在必得地提出要求。


如同阿爾弗雷德說的,吸血鬼和人類其實沒什麼太大的不同,唯有身體的體質有著極大的差異。他們敏感,在床第間的反應尤其大,且他們善於調情,令伴侶為之難以忘懷。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許多落魄的吸血鬼總愛蟄伏在風化區的緣故,一來有著一定的收入,二來,就算將客人的血給吸盡了,在這裡消失的人們,人類總是不愛過問的。


...雖然變成了另個世界的大眾激烈辯論的議題。身為吸血鬼貴族的亞瑟暗暗想著。


「...貪求吸血鬼的身體嗎?魔界頂端的王者也不過就是如此淺俗的傢伙呢。」他輕啜了口茶。「不過,如你所願。」亞瑟神色自若地回答,輕輕放下茶杯,但碰上茶碟時卻發出了不小的磕絆聲。


「什......」他甚至已經做好了要死纏爛打他永生的準備,卻沒料到他馬上便答應他。手中拿著的茶杯就這麼開始傾斜,褐色的茶湯撒了出來也沒有感覺,只是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尊貴的吸血鬼貴族大人坐上白色的靠欄,翹起的雙腳讓臀部的西裝布料毫無保留地勾勒出修長線條,在滿月的襯托下,亞瑟月光金的髮絲好似產生了讓人移不開視線的魔力。


魔王的眼目不轉睛地盯著,眼神彷彿下秒就會將他的靈魂吞食入腹。


脫下白色絲絹手套後,外露的修長手指輕輕撩起胸口的絲帶勾人地緩緩扯落,他的鎖骨在赤裸的胸膛上顯得耀眼。


明明是個吸血鬼,那對鎖骨卻像天使的雙翼。


阿爾弗雷德突然覺得自己或許歪打正著,找到自己要的東西了。


紅茶茶湯灑的一滴不剩,已經流下的則沿著桌邊一路滴到地上。空氣中散發著微微的熱氣與茶葉香。


「你來...還是我繼續?」


「繼續,我說停再停。」有預感,今晚的自己都不會喊停了。


畢竟這對視覺的刺激實在太大,令人不想打斷這一切,


就算打斷的那個人是喪失理智的自己。


「嗯。」他簡單地回答。阿爾弗雷德手上有他太想要的東西了。「...我可以摸你嗎?」一邊說著,一手扶著欄緣支撐著身體的重量,另手狀似吃力地解著襯衫鈕扣。


「...幹嘛?」他問。等到吸血鬼那偏涼的手指捏起他衣角,抽下腰間的皮帶,冰冷的指尖沿著下腹的曖昧地帶下滑時他才理解他想做什麼。


淪陷。


陷入對方的沼澤中無法自拔。


但我們不會墮落到地獄的,因為我們早已是夜的子民了,不是嗎?


和人類一般為愛沈淪,失去理智。你說人類骯髒而齷齪,那此刻的我們呢?更可悲的是,或許在這瞬間耽溺的是肉慾,連愛都稱不上......


月光灑進亭中,阿爾弗雷德依稀可以見到掛在亞瑟唇邊的白濁液體混合了唾液閃著光。


*作者失血過多,不寫下去了(喂(超煞風景x


#妄想爆走的一回目,之後有時間會再寫個不會像這篇一樣結尾爆走的(。
原則上之後會重新寫過一次(相同設定),正式放出來後這篇就會刪掉
其實我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都是段考Day2壓力太大下的產物#

评论

热度(44)

  1. 亚瑟柳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