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

【米英】无权限的爱 (常人米x手机系统英)

伊布·布拉金司机:

七岁生日那天,小阿尔弗雷德得到了一个摸不到的生日礼物。
他一脸好奇的看着手里的智能手机桌面上,一个正在安装的程序小气泡慢慢地冒了出来,进度条向前爬行着,雾蒙蒙的界面也一点点的清晰着。
“Daddy,这是什么?”他不解的问。
“他会是你很长一段时间内最好的朋友。”
进度条叮的一声到达了终点。模糊的界面瞬间打开,阿尔弗雷德惊奇的看着屏幕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少年。
他有着金色的短发,本来是耳朵的地方长着两只长长的棕色兔耳,身上披着绿色披风,在系统特效中慢慢的飘动着。整个人大概只有阿尔弗雷德手那么大,而且好像还在熟睡,听筒里传来了小小的呼噜声。
“你可以试着叫醒他。”父亲笑着提醒。
阿尔弗雷德盯着屏幕上熟睡的小人,深吸一口气,大声喊了出来:“Hello!”
屏幕里精致的小脸顿时皱了一下眉头,接着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阿尔弗雷德这才发现它的眼睛是晶莹剔透的绿色。
小家伙爬起身来,瞪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也紧张的盯着他。
“Hello。请用正常音量发出指令。”英伦腔的少年音平淡的传了出来。
阿尔弗雷德一看他醒了,激动极了的大声问:“我叫阿尔弗雷德!你呢!”
小小的脸再次做出了皱眉头的表情,但是随之传出的声音依然没什么波动。

“很高兴见到你,阿尔弗雷德。我叫亚瑟,请用正常音量发出指令。”




小阿尔弗雷德很快就喜欢上这个朋友了。
“啊啊亚瑟,我不会拼这个拼图!”他哭喊着。
同样看起来是个小孩子的亚瑟很快又用平淡的声音说:“为你搜索到了这款拼图的解析攻略。”接着一张完整图就跳到了桌面上。
“啊啊啊啊亚瑟我手流血啦!”他上蹦下跳的喊。
“你的左侧桌上有卫生纸,请抽一张用适当力包住手指。”亚瑟一边说,一边拨通了阿尔弗雷德父母的电话。
在阿尔弗雷德看来亚瑟简直是全能的。不过有一点,就是他总是在操作前做出皱眉的动作,看起来一脸不满,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的bug。
当然,亚瑟的另一个功能就简直令人发笑了。
“亚瑟,你喜欢我吗?”阿尔弗雷德扑眨着眼睛问。
“笨蛋。”
“亚瑟,你觉得我可爱吗?”阿尔弗雷德甜甜的笑着。
“笨蛋。”
“亚瑟,你知道什么是润滑油吗?”阿尔弗雷德神秘的问。
“…笨蛋。”
所有阿尔弗雷德问出的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亚瑟就只能回复“笨蛋”,屏幕上的形象也是脸一红,皱皱眉头。有些死板,但又可爱极了。
他毕竟是个机器。父亲给阿尔弗雷德解释。
不过一边的马修,差点被自己屏幕上有一键脱衣功能的胡子叔吓哭了。

阿尔弗雷德上初中了。
亚瑟很不情愿【至少阿尔这么觉得】的变成了阿尔弗雷德的作业帮。每次他一回家把书包一扔,都是简单的喊一句“亚瑟帮我找一下答案”,亚瑟的脸上就会露出皱眉的样子,语音说着“这不是个好习惯”,摄像头却自动转过去扫描作业了。
包括美术作业,也是亚瑟一边说“这不是个好习惯”“适可而止吧”一边设计出来的。
亚瑟的屏幕形象变了,没有了毛茸茸的兔耳朵,变成了一个穿着西式制服的少年,偶尔待机时还会播放他喝红茶的动画。虽然他还是只有阿尔的手那么大,但是已经浑然是个绅士了。
他的功能越发的完善,能够满足阿尔弗雷德所有的要求,只有沟通上,还是那么无法理解。
“亚瑟,我觉得我们班的Emily好漂亮,我想向她告白,怎么办?”阿尔弗雷德钻在被窝里偷偷的问亚瑟。
屏幕上弹出了搜索答案。“爱情是在荷尔蒙基础上诞生的情感关联,如果是由单方传递的话会无比辛苦,因此,单相思这种行为被经常划分为对人体心灵有损害的……”
“不是啦———”阿尔关掉搜索答案。“我是想问亚瑟你支持我去告白吗?”
“笨蛋。”屏幕上亚瑟瞟了他一眼,继续喝起了红茶。
“别老回答笨蛋啦,像个老头子似的。”
“蠢货。”
“…这就是你刚才搜索的最新骂人词语?”
“系统自动补充到语言库里的,后台分析我可能会需要更多这种词语来回复你。”
“………你没救了亚蒂。”
“我的运转情况良好。”

多少个夜晚,他俩就只拥有彼此,兴致昂扬的腔调和永远机械平淡的系统音,填满整个空虚的夜晚。
阿尔弗雷德就在亚瑟的摄像头注视下,一点一点的毕业了,工作了,恋爱了。
他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亚蒂。”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的阿尔弗雷德扣扣屏幕,轻笑着喊。
屏保解除,从未变过相貌的亚瑟睁开了眼睛,平淡的问他:“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吗?”
“帮我订一束花,我要求婚。”他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
“向谁求婚?”亚瑟破天荒的多话起来,随即系统很快就筛选出了最近联系人中的一位,记录显示阿尔弗雷德和她疯一样的每天聊天到凌晨。“是这位吗?”
“亚瑟你真聪明!”阿尔大笑了起来,随即又认真的说:“给我订一束玫瑰花吧,我要明天就邀请她嫁给我。”
“………”屏幕上打出了一串长长的省略号。
“诶,这个也算回复吗?”阿尔弗雷德一愣。
“对不起,我没有接收到你的命令。”平淡的声音再次传出来,听在阿尔弗雷德耳里却冷冷的。
“我说让你帮我订一束……”
“电量不足,自动关机。”
阿尔弗雷德呆若木鸡的看着屏幕啪的黑了下来。
亚瑟第一次,没有做到有求必应。

最终阿尔还是自己去精心挑了一束玫瑰,然后在第二天晚上纽约的华美夜景里,求得了那位姑娘的点头。
两个新人开始兴致勃勃的准备婚礼。但是从那天起,亚瑟几乎不再为阿尔弗雷德服务,甚至不再运营,阿尔弗雷德总是在喜气洋洋的筹备中抬起头,叹口气说没了亚蒂我就像没了胳膊一样。

婚礼那天,阿尔弗雷德穿上了他一生最帅的西装。
“亚蒂?”他鼓起勇气,终于还是去叫了叫亚瑟。
手机屏幕亮起,系统换装为白色西装的亚瑟拿着一捧玫瑰,站在屏幕中央。
“很帅啊!”阿尔吹了声口哨。
“备忘录告诉我,今天是你的婚礼。”亚瑟毫无情感的说。
“是啊。“阿尔抚摸了一下屏幕说,“还好你今天终于正常了,我可想让你看着我把亲爱的罗莎娶到手里呢!”
亚瑟手中的玫瑰花消失了。
“阿尔弗雷德。”
“嗯,怎么啦?”低头系领带的阿尔抬起头,突然发现亚瑟的脸第一次出现了叫做痛苦的表情。其实只是几个像素块的变化,但阿尔弗雷德突然就觉得不忍心看他的眼睛。
“你真的爱她吗”
六个字的气泡从亚瑟的对话栏一侧跃起,但是给阿尔弗雷德内心更猛烈的碰撞的,是说出这句话的亚瑟的声音。
他带有了感情,颤抖着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它咬了出来。仿佛这是一次通话,话筒那边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正在忍着滂沱泪雨的男孩。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亚瑟发生了什么,脑子里只有先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盯着那个气泡,默默的说:“我爱她。我也喜欢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屏幕上的亚瑟闭上了眼睛。


“可是,我爱你。”

在阿尔弗雷德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对话被撤回,软件闪退,亚瑟瞬间消失在屏幕上。
“等等!”他扑上去用手指按,甚至是砸着那个粗眉毛少年的图标。可是系统只有提醒:“程序未响应,程序未响应。”
“亚瑟!亚瑟!”他大声的喊,但是语音指令再也不起作用。
阿尔弗雷德无助的坐倒在换衣间的地板上。门外,钢琴师开始用婚礼进行曲试音。







“为什么突然要格式化这个客户端啊?”
“他超出权限和客户对话了。”
“啧啧,系统有这么智能了?”
“听设计师说这个软件可以进化成和人一样的。”
“那真是太可怕了。”


在一个被废弃的代码库里,乱七八糟的堆放着一堆信息。信息来源是一个叫亚瑟·柯克兰的人工智能,这些信息没有权限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的对话栏,被驳回废置在了这里。

“你好歹小心点把自己当个宝贝行吗。”
“我才不知道什么是润滑油!”
“喜欢就去追啊,虽然我觉得她配不上你。”
“写写作业会死吗笨蛋!”
“凭什么偏偏喜欢她。”
“我哪里不如她了为什么你不爱我。”
“求求你哪怕对我说一次爱我好不好?”
“哪怕一次。”
“一次就好,就算我只是个系统。”

“可是,我爱你。”
只有最后一条信息,突破了权限发了出去。
这本来就是一份没有权限的爱。

评论

热度(144)